推荐商品
  • Pba 淘宝网最热美容护肤品牌
  • 每一秒都在燃烧你的脂肪 健康瘦身
  • 健康绿色减肥 就是这样轻松!
  • 时尚内衣 塑造完美身形!
  • 麦包包 周年庆典包包折扣
  • 祛斑美白 不再做个灰脸婆
十二因缘 书 元悟空 青岛 正版
  • 市场价格:23
  • 促销价格:23
  • 商品编码:575366303067
  • 商品分类:十二因缘
  • 商品所在地:浙江 杭州
  • 商品来源:天猫
  • 发布时间:2018-09-05 05:04:46
商品详细信息 -

十二因缘 书 元悟空 青岛 正版

基本信息
商品名:十二因缘
出版社:青岛
出版日期:2013-09-01
版 次:***版
类 别:(略)
商品标识:1458170
定 价:29.80元
作 者:元悟空
ISBN:9787543696662
开 本:16开 开
页 数:265
内部标识:2668651

——————————————
编辑推荐
元悟空编著的《十二因缘》讲述的是一个关于幸福观的故事。叙述了不同家庭背景出身的谢明珰、何越、顾贝拉三个女人从少女时期到中年的经历。三个女孩在青春时期形影不离,却由于不同的成长背景和性格而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以改革开放二十年为大背景,记录了她们在时代变迁中的故事,并以此映射出她们不同的价值观。尝尽人生百态后,她们终于明白:幸福与否,*终是灵魂的事。
——————————————
目录
***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一章尾声
——————————————
媒体推荐
《十二因缘》的内容提要如下:女人们在十六岁时,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少女。
当她们渐渐长大,就成了谢明珰、顾贝拉、何越。
三个女人,三种爱情。
军校精英,美籍华裔,凤凰男。
她们牵手走过豆蔻时光,却在岁月的变迁中,开
出不同颜色的花。
顾贝拉说:“一天二十四小时,上班八小时,休息八小时,做家务、美容保健四小时,剩下的给生活。也许是朋友,也许是场电影,也许是一张CD,也许是现在,这里的一杯牛奶,还有你。”何越说:“你没听过现场演唱吧?作为朋友我愿意义务表演,就唱一首《多么幸福能赞美你》。”谢明珰说:“我就是喜欢季末你管得着吗!我就喜欢他就喜欢他!”陈鹏说:“等我出国了,我媳妇可以代替我妈照顾我。”简樊说:“Iwanttoseeyou!Now!”季末说:“又上大课了。阶梯教室都是人,但是没有你。你什么时候会来呢?”齐非说:“青春怎么都会过去的。至少,你的青春还有心上人陪你走过一段。”这是三个女人的青春。
这是任何年代姑娘们都曾经走过与必将到来的青春。
这是我们的青春。
《十二因缘》由元悟空编著。
——————————————
精彩部分
据说,在很多年前的西子湖畔,苏小小曾对阮郁
说:“你倾心,我亦倾心。你爱,我亦爱。油壁车、
青骢马,不期而遇,惊鸿一瞥,然后一见钟情。”很多年以后,谢明珰才知道世上多的是一见倾心,却少有一见钟情。
她们看到这句话时十六岁。
那是省邮电局的大厅。谢明珰陪何越等班车,顾贝拉也在。
八十年代末,中学里工厂的子弟很多。何越家住在庐州市郊化工厂,市郊不通公共汽车,化工厂每天下午有两趟班车来市里接子弟们返程,一趟是下午五点半,一趟是六点半。包河中学高二年级下午有时两节课,有时三节课。两节课的话,何越就会赶早班车,差不多要等一小时。三节课的话就赶末班车,同样也需等差不多一小时。
这一小时颇为无聊,于是何越就叫上顾贝拉和谢明珰一起等。顾贝拉和谢明珰开始有些不大情愿,后来她们渐渐发现这个等候过程并不枯燥。
苏小小那段极具煽动性的言辞收录在谢明珰的笔记本里。她把这些话抄在语文笔记的*后——就是倒着翻过来的*后一页上。谢明珰的笔记本里经常出现类似的只言片语,这给她上课时堂而皇之地开小差创造了便利条件。有时候她看到兴起处,会把笔记本推到同桌的何越面前,何越就用铅笔批阅几句读后感,再推回来,谢明珰看后,用橡皮擦掉。两人幸福地交换一下眼神。
她俩在前头干这些事,坐在后面的顾贝拉就用脚尖踢谢明珰的凳子,于是谢明珰趁老师背过身板书的瞬间,把笔记本别在腰后塞过去。
从学校走到邮电局花不到五分钟。出学校大门右转,顺林荫道走约两百米,是一个主干道的十字路口,她们等到绿灯亮起,穿过斑马线,就是邮电局巍峨的大楼。楼顶有巨大的四面时钟,站在钟楼下仰望,黑色底盘银白指针的大钟几乎冲破天穹。市区的人差不多都能看到这面钟,准点报时,钟声沉闷,悠悠传出很远。
大厅左右两侧有极长的座椅,座椅前是比乒乓球台略大些的长桌,上置糨糊瓶,瓶内有小刷,也有针线和剪刀。何越她们总是坐成一排,在她们等待的这个时段,来邮局的人向来很少,大厅永远是空荡荡的。
等班车的化工厂子弟一般都坐在林荫道的横栏上,似乎没有人想到这个惬意的候车室。
有一天何越突然对顾贝拉和谢明珰说:“他跟来了。”他姓庄。看上去和她们年龄相仿。小庄也是化工厂子弟,他家就在何越家对面,何越家一楼,小庄家二楼。何越在房间里可以看见小庄的房间,所以小庄也可以看见何越。因为这点,何越常常拉上窗帘。
谢明珰对于小庄的印象是老穿一身白,白衬衣白裤子白球鞋。在谢明珰眼里,小庄可能特意拣了同样的色彩搭配起来,试图达到什么没达到的效果。不过这对何越很有作用。
何越曾经把窗帘拉开不到一厘米的缝隙,让谢明珰看。
“我觉得他很玉树临风。”何越用武侠小说里形容男人的*高级别词汇如是评价。
谢明珰想拉开两厘米,被何越制止。
“他会发现的!”何越凑上去看了看,“他就坐在窗户那儿,他的书桌对着我们。”谢明珰认为:隔着几十米楼间距,再加上从二楼
俯视下来的视角,小庄似乎不大可能发现这个严丝合缝的巨大窗帘底部被拨开了两厘米。
顾贝拉凑上去看了好久。顾贝拉说小庄个子高。
顾贝拉喜欢个子高的男生,所以这***是一个赞扬。
当小庄走进邮电局大厅的时候,何越脸很红。她迅速打开面积*大的《英语句型一百例》,举起来挡住脑袋。
何越个子小,身材纤细,脸盘相应地也小,两颊丰满。她的皮肤非常白。说到皮肤白,其实顾贝拉和谢明珰也很白。她们三个白得不一样。顾贝拉苍白,谢明珰粉白,何越是桃花白。
何越的面颊经常有红晕,那和成年女子用胭脂晕染出来的红不一样,她的红很浅、很生动,随着表情的变化,有时上行到太阳穴,有时蔓延到耳畔,情绪高昂时会变深。她脑袋后面是长长的马尾辫,扎得很高,低头笑时,发丝会掉落在胸前,落在格子背带裤的背带上。
小庄进来后坐在大厅另一侧的长椅上。
“他怕我发现他是故意跟来的。”何越小声解释。
顾贝拉表示同意。谢明珰这次把小庄看得比较清楚了,她觉得小庄上身长下身短。小庄坐在那里似乎很无聊,一直没有往这边看,像是根本没有发觉她们三个。
何越的脸红渐渐消退了些,但她继续举着《英语句型一百例》,把头稍稍对谢明珰偏了一点,“你不要老看他!他会认为是我叫你看他的!”谢明珰说:“他根本没看这边。”“嘘——”何越的脸又开始充血,恼怒地示意谢明珰小声。顾贝拉弯下腰把脸贴着桌子,挤出满脸肉对何越叽咕。
谢明珰没听见她们在说什么。
小庄高而且白,但谢明珰并不认为他是帅哥。全校*帅的男孩叫路北南,和她们同级不同班。路北南每次出现都极有气势。与何越她们这种凡人组合不同,他的两个护法均是眉宇飞扬的少年:一个喜欢穿红裤子,一个喜欢穿黑夹克,但凡红黑组合出现在走廊上的时候,全校女生都会为之瞩目。
她们知道路北南来了。
当路北南出现时,何越现在脸上的红潮就会转移到顾贝拉那儿去。
班车到达之后,何越不忙起身,等小庄离开约两分钟后才慢慢踱出去。顾贝拉似乎想起了什么。
“我到底要不要报艺术系呢?”她像是自言自语。
谢明珰想起路北南是学艺术的,主攻油画。
顾贝拉家在烟草专卖局大院,谢明珰家在电影制片厂大院。说起来她们三个的父辈没什么相似之处,把她们联系在一起的是共同爱好的艺术。
艺术这个词非常好听。
P1-3
——————————————

相关商品
友情链接: